2010/09/26

入秋之際

夜晚的雨總是多的多
乾了的道路
又滴下新落得雨
夜雨綿綿
只有不說話的寶貝
一直 看著我
輕撫我心中的千愁萬緒
希望明天又是個好晴天

噫語

其實我不懂為什麼會對新生兒期待,有時我覺得自己只是為生孩子而生孩子,關於他的將來期許他為何?我無法期望,想讓他有良好的語文能力、精準的邏輯判斷能力,還有更多一點對藝術的鑑賞的能力,也許我曾奢望過,但我忘了這孩子是眾所期望的生命,怎麼拉拔長大又如何教養也許我不該多言,那期待太多是不是意味著失落呢?最後,我想到可以改變的是自己而不是小生命,我26歲生命中可以做的事,還有更多得海闊天空,看淡的老莊思想也許能讓我釋懷,有關生子有關於傳宗接代的壓力,親愛的寶貝我很愛你,可是我放手,自己就不會哭也不再有眼淚,希望你健康長大就好。只是我有那麼一點妒忌哥哥和欣欣的寶貝。

2010/09/14

昀和樹:說不完關於你我之間

你笑說:怎麼一碗滷味就被騙走。
關於你,上一個愛情十載,兩年的婚姻
關於我,你是我的上一個也是下一個
初識你,我不可救藥的愛上你了
⋯⋯愛情的天平,總是我重了許多
還好你愈來愈愛我
也許你長處異鄉,很早就想步入家庭
你說:曾經渴望過但又幻滅
還好你現在很幸福

2010/09/05

信仰

聽說老哥成為基督徒,我想他找到了寄托,而我還沒承諾也許我還在尋覓。

十歲時我意外走進有關基督的國度,那時感動祂給與我們內心的平安和救贖,但要受洗時我卻步了,因為做不到歌頌祂是唯一,對我來說祂一直都是,但對別人來人的說還有其他的依靠,如果信仰使人謙卑,那每人心中的那塊巨石是誰?其實並不重要。這世界上信仰多元又何彷?

樹不相信關於神的部份,也不喜歡我接觸,不過回想過去我所走過的死蔭幽谷,那時給我力量走過荊棘都是我在十歲所感動的信仰,當有一天突然才領悟人的力量原來是薄弱,原來很多時候人無力改變只能接受,就像大學畢業前夕醫生診斷青光眼一樣,現在的我欣然接受。步入醫院我選擇了與自己信仰相近的醫院服務,雖然進去才知道宗教醫院也是權力高位鬥爭的血腥戰場,但我甘願作小兵感動最單純的生命起落。

兩年的工作經驗後,現在閒居樹工作的地方,這裡是另一個信仰的小鎮,師姐師兄為這裡里民服務,或許也有不可告人的祕密。不過你我皆為凡人信仰才顯得珍貴。

2010/09/01

刻鑄

我多想刻下這段愛情
將此時此刻的完美無暇
化為永恆的紀念
仿如冰心般的透徹明亮
心也單純無猜疑
我顫抖得寫下
忘不了曾是影子的我
也會留下歲月的吻痕
臘月過了幾輪後
我還是今日的我嗎?
不住輕問未來
你還會愛我嗎?

2010/08/26

轉折

很久很久沒有提筆寫最近的事,明明婚前婚後有很多感觸,但總是整理好情緒後,又等著在腦海禮蘊釀許久才會動筆開工。有時在想結婚對我來說到底是多了雙筷子還是換了雙筷子?

結婚前我一人住在淡水,在醫院的重症單位做著輪班的工作,結婚後辭了工作搬到鄉下生活,這一切變了很多,大林生活少了都市的煩囂擾攘,這裡聽得見大自然的蛙鳴蟬叫,安靜的環境連遠方火車行經鐵軌的聲音都顯得喧鬧,雖然我還不太習慣四腳爬行的生物,但在此地居住很愜意,不過偶而還挺想家中的爸媽。和樹的相處沒有太多的變化,彼此也算和平相處,和過去不同的是現在多了自己的家和共同生活經驗;一起採買生活用品,早晨喚起沈睡的樹,有了自己的廚房也開始學著準備餐點,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是平實也是幸福的。

但最近發現自己常常陷入憂鬱的旋渦裡,雖人說懷孕應該保持心情愉悅,但一次又一次皺眉和沈默不語,連自己都不快樂起來,原本一直感到很幸福的我為何如此?夜晚單獨的時間給我了答案,我還在學著適應另一個不同背景新家庭的生活模式,對於要和新家庭相處,處處求好心切的我顯得不安和焦慮,以及懷孕後受到的限制,包括以前愛吃得冰品,喜愛的大玩偶,習慣穿的衣服和做月子的傳統認知,違背時好像冠上不聽話的罪名。總會胡思亂想的我,得知小寶貝是男孩又想將來會不會他也會不是我的,灰色的雲朵總在我的腦海裡恣意的塗抹。不過最大的改變還是孕期身體不適受到的限制,原本可以自由活動,如今像被鎖住籠子的鳥兒,外出剪頭髮,購物,以及出去運動都有有形(身體不適)和無形(樹不放心)的圈圈。一整天在家悶久了,也是會悶壞的。

如同以往我將不安寫下,卻不經意想起認識樹以前,大學有關的點滴,那時我的生活獨自一人卻依然光彩,難啃的原文書,不間斷的考試,要求瑣碎的報告在各學期重複上映,縱始課業壓力不輕那時我對未來卻有更多期待,想出國念書期許自己有番作為,所以早上五六點爬起躲在讀書間裡,利用考試空檔周敲著累積的的報告,每週三回家和英語家教練習口語和批改短文,後來又希望自己有更好的體力開始慢跑,從一開始氣喘吁吁的一公里,到最後我愛上了慢跑,雨後濕滑的場地,穿著球鞋走向操場運動,冬天冷風颼颼外頭八度的天氣,穿著外套戴好帽子就出門,只為每天五公里的放鬆和運動後的舒適,此外我還喜歡待在學校圖書館看著不相關的雜書,有趣的影片,偶而窩在宿舍看各類東洋或西洋影集和室友一起嬉鬧,更喜歡早晚繞到宿舍餐廳看著今日的菜色和出爐的麵包。

大學四年真的很值得回味,做得每件事都是有關自己可掌握的未來。也許,自己的人生該做些事是為自己而非他人,就不會步入不安的死胡同,畢竟眼見愈寬所見愈深就沒有所謂的焦慮。仔細想想現在的不便也僅限懷孕和做月子期間罷了,也不是一輩子,而小寶貝我期許他是懂得負責,尊重,愛人的人,關於他的未來不是我可以捏塑,他也是獨立個體不是我擁在身邊的占有物,放開他或許我就能重回到自己身上,我的未來才是自己可以掌控。和樹在一起是為了更幸福,路上遇到的不順都要回想當時的初衷:我和他雙手可以握的更緊,不是嗎?!

2010/05/11

珍惜

一個女孩青春期,一個感染腎臟壞了,20歲的青春換了腎,女孩的媽媽捐了一個腎給小寶貝,十年後,這段時間女孩有時吃藥有時沒吃,三月底醫生說她要住院洗腎,她拒絕了,再回到醫院已經是到院前死亡,急救四十分鐘勉強有了心跳,女孩媽媽心中有很多悲傷,但不敢碰,因為我也會跟著哭,中規中矩說完每天的生命徵象和治療,就逃開遠遠看著,縱使這就是人生,我還是太嫩,這一天下午,報告出來不樂觀,這一次我決定要多說些什麼,用顫抖聲音在外頭跟著女孩的媽媽說:不管你聽到什麼都要堅強,她一定希望你笑著看著她。」醫生簡單說:報告出來了,腦死。」腦死聽起起來多刺耳,女孩的媽媽無力接受昏倒在地,勉強扶她坐到椅子上,蹲下來輕輕拍得她的肩膀說:「她也是很努力活著,已經聯絡你先生和弟弟,他們馬上趕到,你要堅強。」女孩媽媽開口小小聲的說著:「要幫她準備衣服。」女孩媽媽的同事說著:「即使你們說沒希望我們仍期待有奇蹟。」我應了聲:「恩」

我怎不能理解他們口裡的奇蹟呢!四年前,我也曾是加護病房外的家屬,醫生說著一切的否定,都還抱著一絲絲奇蹟,希望有一天一覺起來她就醒來,那是每次探望她的那唯一的動力,家裡人最後下了決定不急救的決定也是苦痛萬分,就像親手決定她的結束,每次都只掛著淚痕不准自己哭,但禮儀師來接她的時候,蓋上往生布的瞬間,情緒潰堤,我抱著尿布痛哭失聲,但這就是人生有開始也有結束。珍惜當下。